分享到:
关于《南平市朱子文化遗存保护条例》的说明
发布时间:2018-04-03 09:01 来源: Aa 字体: 网页纠错
  2017年7月17日在福建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上

南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我受南平市人大常委会委托,现对《南平市朱子文化遗存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作如下说明。

一、制定条例的必要性

朱子文化遗存是传承和弘扬朱子文化的重要载体,立法关注和保护朱子文化遗存很有必要。

(一)制定条例,是尊重历史原貌之举。在中国传统文化发展史上,朱子与孔子是一脉相承的两座高峰。朱子理学实现了孔孟以来儒家学说的理论化和系统化,蕴含着丰富的哲学思想、人文思想、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立法保护朱子文化遗存,是传承文化基因、延续中华文脉的内在要求。

(二)制定条例,是回应社会关切之音。闽北是朱子故里,是朱子理学的发祥地,有着丰厚的朱子文化遗存,具有点多、面广、价值高的特点。这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但从现实情况看,这些珍贵遗存面临着相当严重的人为和自然的威胁,保护状况不容乐观;很大一部分遗存由于不属于文物或者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缺乏法律支撑和政策保障,保护情况更是令人堪忧,亟待立法保护。专门为这些遗存量身立法,是加强朱子文化遗存保护的现实要求。

(三)制定条例,是增强文化自信之需。一个时期以来,省委、南平市委高度重视朱子文化保护建设,提出建立“一区五工程”,着力打造朱子文化品牌,在坚守文化底色的同时,赋予了朱子文化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化表达方式。保护朱子文化遗存,让朱子文化焕发时代生机,具有激活内生动力、增进文化认同、传播中国声音的重要意义。对朱子文化遗存保护进行立法,引领历史文化遗存保护走向规范有序、健康发展的轨道,是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发展的时代要求。

二、立法的主要过程

2016年初,南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决定将朱子文化遗存保护条例纳入年度立法计划,由市文广新局负责起草;6月29日,市政府常务会议通过草案,提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分别于7月21日、9月22日和2017年3月27日,由市人大常委会会议进行了三次审议修改,并于2017年3月28日经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表决通过。

为使条例有特色、可操作、真管用,确保地方立法工作起好步、开好局,市人大常委会加强组织协调,把握节奏、注重质量,认真审议、审慎修改。一是坚持党委领导立法工作。将省委、南平市委关于加强朱子文化保护建设、打造朱子文化品牌的部署和要求,作为立法的基本遵循和审议修改的重要依据,自觉贯彻到立法的各个环节、各个方面,落实在每一项具体的制度设计中。二是按照法定权限程序立法。注重与上位法、中央改革精神、国家有关政策相衔接,确保不越权、不错位;坚持进度服从质量,实行三审通过和隔次审议,不抢时间、不争速度。三是充分发挥人大主导作用。坚持内外联动、统专结合、多元平衡,统筹推进立项、起草、审议和协调工作,守住“关键几条”,实现“全程参与、分段领跑”。四是遵循把握立法客观规律。坚持民主立法、问计于民,反复深入到各县(市、区)调研论证,将法规草案全文公布在门户网站公开征求意见,多渠道多形式听取人大代表和社会各方面的声音,凝聚共识、汇聚合力;坚持开门立法、集思广益,注重吸收借鉴外地成功经验,认真汲取专家学者的智慧,主动寻求省上指导帮助,博采众长、取长补短。五是突出问题导向设计制度。秉持问题导向立法、立法解决问题的立法理念,注重分析、研究和解决朱子文化遗存保护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科学设计制度,进一步明确责任,增强保护的广度和深度。

三、条例的主要内容

根据“科学规划、保护优先、加强管理、合理利用”的立法思路,进行体例结构设计和具体内容安排。条例共6章,37条。第一章总则,明确了适用范围、朱子文化遗存的定义、保护的基本原则、工作体制、各方职责和经费保障。第二章名录编制,规定名录编制程序和要求。第三章保护管理,规定规划先行、分类管理的保护工作制度体系。第四章开发利用,明确允许进行保护性开发利用,使遗存“活”起来。第五章法律责任,规定有关组织、个人、行政主体及其工作人员违法失职行为的法律责任。第六章附则,规定施行日期。下面,就几个重要问题作个说明。

(一)关于调整对象。根据保护的现实情况和发展需要,按照“全面保护、应保尽保”和“根据实际、有所偏重”的原则,实行“一份名录,两类保护”,重点规范非文物类朱子文化遗存的认定、保护、管理和利用问题,细化、优化对文物类朱子文化遗存的保护,以利于定向施策、精准发力,推动保护工作整体提档升级。

(二)关于概念定义。我们重点理清遗存与文物、遗存与非遗的关系,对朱子文化遗存的定义,使用概述式方法说明,意求简洁明确;不作学术名词解释、不对理学人物定性,主动避开学术纠结;突出朱熹和朱子文化这个核心,最终落点在遗迹、遗物这两类物质形态的文化遗产上,进一步明确内涵、收窄外延,便于实施。

(三)关于管理体制。条例重点厘清朱子文化遗存保护的管理体制和责任界限,通过立法制度明确不同管理层级相应的管理事项,建立完整的保护体系和科学的工作机制。按照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要求,条例明确了市级统筹、县级落实的管理职责,鼓励社会力量参与,促进共治共享,增强全社会的遗存意识与遗存保护的法治观念,推进对朱子文化遗存所蕴含的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和传播。

(四)关于名录制度。实施名录管理,是我市在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方面长期实践、相对成熟的有益探索,将这一实践探索转化为制度安排,是条例的鲜明特色。条例还结合历史文化遗存保护实务的普遍做法,按照普查建档、遗存认定、名录编制调整的内在逻辑安排条款层次。

(五)关于分类保护。条例按照遗存的不同存在形态,将朱子文化遗存划分为可移动和不可移动两类,根据各自特点,明确不同的保护方法和要求,区别对待、差异管理,对有针对性设计保护管理的制度措施,不可移动遗存重在防损毁,重点对修缮、保养、建设、开发进行规范,可移动遗存重在防灭失,重点对挖掘、使用和流通进行规定。

(六)关于开发利用。保护与利用不相矛盾,开发利用是保护传承的有效途径,合理利用本身就是一种保护。在保护的前提下,允许对朱子文化遗存进行合理开发利用,意在于挖掘遗存的商品属性,使其转化为文化产品,进一步推动遗存的保护传承,切实增强遗存的生命力和可持续发展性。

条例及以上说明是否妥当,请审议。

  

 相关链接:《南平市朱子文化遗存保护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