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不完的高阳杉”
发布时间:2018-05-13 来源: 【字体:

1958 年,林业部设立建瓯西部林区时,确定在区内设立若干个伐木场,高阳伐木场是其中之一。高阳位于西部林区的中心,高阳溪从房道的吴历头附近发源,流经七道后,在安浆的赤岐流入高阳境内,到大坌村经房村口,汇入建溪。高阳境内,山峦起伏连绵,层峰竞相争险,原始古树参天;溪流深涧纵横,四季碧水飞湍;雨量充沛均匀,气候温暖如春,植被生长茂盛;针叶林、阔叶林满山遍野,森林资源十分丰富,野生动物多种多样,毛竹、笋干、香菇、松脂是主要的特产,这里是名副其实的“绿色金库”。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交通不便,方圆十一个大队,一百多平方公里的深山里,稀稀落落地散布着几十个自然村,大的村庄百余户,小的村庄三、五户,总人口约7000多人,人们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境内没有一寸公路,没有一门电话。房道邮政所的邮递员要一个星期才能巡走一次,看的报纸是十多天前的。境内设有高阳和花桥两个集市,每隔十天赶一次集,买一点生活必需品。虽然森林资源丰富,但是没法运出,唯一可以卖钱是杉木。杉木,二、三十年才会成材,胸径一般超过35厘米,树高都在20米左右,非常直,是造船、建房最好的材料。当地农民盖房子、做家具和农具,用的都是杉木。

杉木干燥后比较轻,农民需用钱时,会在前一年砍倒一些杉木,剥去树皮,经一个夏季和秋季干燥,靠人力肩扛或抬至河边,等第二年春季,河水上涨时,用水“放漂”至房村口,然后扎成木排,经闽江水运到福州出售。农民也十分重视杉木林的保护,砍伐过的杉木根部到第二年会发出许多嫩苗,他们会留下其中一支粗壮的,加以培植,将其余砍掉,而这些被砍掉的树苗还可以扦插到其他需要种树的山上。这里的土层厚、肥力强,气温、雨水都十分适合杉木生长,过了十几年,这些杉木又长成大树,如此循环,所以有“砍不完的高阳杉”美称。

当时,在这方圆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山区,设立了高阳、花桥两个伐木场(1966年,增设禹溪伐木场)。

高阳伐木场筹建于195810月,首任书记兼场长是王银山,他是部队转业干部。场部设在高阳溪中游西岸一个山坡上,离高阳村约2公里。

这期间,从各地陆续调来近200名干部和工人,设立振科、大外、周地三个工区,工人主要是松溪、浦城等地调来的农民,他们都没有木材采伐的技术和经验,在各种条件都不具备、森林小铁路又没有开通的情况下,受当时“大跃进”形势影响,各个工区就一边盖住房,一边仓促开始木材生产。因为杉木是当地农民的主要财富,不让伐木场采伐,伐木场工人只能采伐杂木。而杂木又都是生长在深山里面的天然林,又高又大,胸径都在四、五十公分以上,每筒原木都有好几百斤重,靠人力根本无法搬动。从19591962年,各工区都陆续采伐了三、四千立方米原木,除了一小部分杉木经水路运出外,其他杂木因为无法运出而烂在深山里。

1960 年至1962年,正是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各种物资供应本来就少,这里的交通又十分不便,不论是到建瓯或是房村口,都要走近百里山路,翻山越岭走一整天,所以物资供应奇缺,大米和食用油要到房道去挑,整年买不到香烟、牙膏、肥皂之类的,更不要说副食品了,住的都是用竹篱笆作墙、四面透风的茅草房。从农村调来的工人大部分是文盲,不识字,不会写信,终年得不到家人的消息。当时,全国正在刮“下马”风,大武岭隧道没有贯通,森林小铁路能否修到高阳,尚不确定,高阳伐木场是否“下马”,也不得而知,一时人心惶惶 ,工人都不安心上班,有的请探亲假,回家之后就不来了,有的干脆不辞而别。到了1963 年初,全场只留下70多名工人和干部,王银山已调走,接任的书记兼场长黄田玉,是闽南人,对工作非常负责,是个好领导,可对木材生产是外行,面对工人一天天减少的情况,更是束手无策。

1961年,闽江水电局的建溪水电站“下马”。省林业厅从闽江水电局调来工程队,决定打通大武岭隧道( 于19627月贯通),又调来铁道兵6708部队,开始给森铁铺轨,并继续修通到房道的全线森铁,因此,高阳伐木场不会“下马”了。

1961年,从山东、上海来了1000多人,到尤溪支援福建林区建设。1963年,省林业厅决定将这1000多人调到建西林区,其中的100多人分配到高阳伐木场。

19634月,这些工人和家属坐火车到建西车站,然后换乘小火车到大历口, 虽然小铁路已经铺轨到振科,但并没有开通客货运,大家只好把行李装在小火车的平板上运走,人就只能从大历口步行到高阳伐木场。从大历口到高阳约22公里,男女老少一整队人,沿着新修的小铁路,整整走了五、六个小时,才到高阳。到高阳场部后,当即就把大家分到振科、大外、周地等各个工区 。

领队的跟场领导仔细研究,决定暂停生产,因为砍再多的木头也运不走,这些从尤溪来的工人虽然有比较丰富的木材生产经验,但当时场部还没有做好木材生产的前期准备。振科工区借住的是农民房子,安顿好后,立即进行伐区调查和设计,修通到材的木轨路,并制作木轨车。经过一个月生产准备,振科工区上泽山场开始生产,而森铁轨道早就铺到了高阳,小火车具备到材的条件。19636月,从振科车站发出高阳伐木场振科工区生产的第一列木材列车。

大外和周地工区的一部分工人用了三到四个月的时间修房子,以改善工人的居住条件,另一部分工人进行伐区调查和设计,同时,修通木轨路,制造木轨车,为开始生产作好准备。

所谓的改善居住条件,也不过是把原来茅草盖的房子换成杉木皮盖,把竹篱笆用黄泥加稻草抹上,许多房子是白天抹墙,晚上人就住进去,墙还会出水,但是没办法,还得住。

89月间,大外、周地工区也相继投产,至此,历经四年的坎坷历程,高阳伐木场终于正式生产了。

振科工区生产一年多,在采伐约3000立方米原木,准备开采第二个山场时,建西县成立,南平专署建西林业局改称建西县森工局。县森工局决定成立禹溪伐木场,将振科工区的山场划归禹溪伐木场,振科工区整体搬到锅面,称为“锅面工区”。锅面是更加偏僻的山沟,离最近的李坝大队牛轭生产队,也有五里路,离高阳场部十二、三里。县森工局为了开采森林资源,修了一条从高阳车站到锅面的8公里小铁路,高阳伐木场购进一台内燃机车,将锅面工区生产的木材牵引到高阳车站。小铁路的开通,改善了生产、生活条件。

但不到一年,出现另一个问题:工区的人,不管大人或小孩,个个饭量大,发胖,浑身没力气。后来,调查发现是因为水质不合格,所以决定搬到南桥。南桥离场部较近,约有3公里,有利于职工子弟上学,也方便大家到高阳,只是离伐区较远,工人上班不方便,只好每天上下班用小火车接送。

1965年,周地工区因没有可采伐的森林资源,搬到赤岐附近一个山包上,没有地名,森铁42公里的里程碑刚好立在这里,所以称“42工区”,一直沿用到2000年企业改革,工区结束时。这个工区所在地属于安浆大队,森林资源较丰富,从1965年开始采伐到1990年止,共采伐十多万立方米原木,营造了一万亩多一点的森林。

1967年,大外工区也从大外搬到小外,森铁的小外车站就设在小外,交通较方便,解决了工人子弟上学问题。

高阳伐木场在上级领导下,从采伐原木开始,就十分重视造林,场部设有营林部门,有专业营林队,还有专门分管营林的场领导,每个工区至少有四分之一工人,专门从事营林工作。场部规定,每个伐区的迹地山场,到年底必须放火烧掉山场剩余物,为第二年春天造林备好林地。到了春天,全场工人干部全部上山造林。1965年,种了几百亩杉木苗。当时,伐木场还没有育苗,造林的树苗也是用农民的方法,用老树根发出的嫩枝扦插。1964年,营林队采集杉木和松木的树种。1965 年,开始育苗,开了整个高阳杉木育苗先河,“高阳杉”从“扦插”发展为“栽苗”。同时,种了不少松树,改变了“高阳杉”的单一树种。

场部营林队的主要工作是采种和育苗,各工区的营林班组对幼林进行管理和抚育。随着造林面积增加,光靠营林班组已管不过来,伐木场就组织耕山队,把一些有劳动能力的职工父母、妻子、子弟组织起来,做后勤工作,如到高阳买粮油、给山场工人送午饭等 ,到后来,主要工作还是营林。

1963年开始正式生产,到2002年企业改制成立高阳国有林业采育场止,高阳伐木场共生产原木74万立方米,造林更新近4万亩。1978年,花桥伐木场整体搬迁到七台山,一些老弱病残和接近退休的职工及一万多亩的国有林,一起合并到高阳伐木场。1988年,禹溪伐木场撤并到高阳伐木场,现在的高阳国有林业采育场共有国有林57000亩,森林蓄量积30多万立方米,其中,绝大部分是杉木林。现在的高阳,虽经30 多年砍伐,依旧青山绿水,真正实现了“砍不完的高阳杉”。